风漱

桥半舫:

「我见到她之前,从未想到要结婚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钱钟书致杨绛

只有那个人能告诉我,两个人的琐碎生活比自由洒脱更快乐。♡

“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”
没画在水彩纸上的线稿……上色随缘……

长行的,不停留
归来的,飘零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何以歌》
@墨铭奇妙  @一起练字

“如果白日梦是美梦,又何必从黑暗中醒来呢。”——林昼眠

最痛苦的永远是白罗罗登出之后的那个只能对着骨骸流泪的人,从雪卉到林昼眠,从李如渊到黎关山,不是吗。